7月10日起 凯里19路公交有调整

来源: 时间:2020-04-15 19:43作者:admin666
   

导语:瑞幸的暴雷,使得浑水两个月前的做空报告再次被网民拿出来翻阅,同时,比浑水报告晚几天发布的一个B站视频《瑞幸咖啡是如何暴打资本主义的?》也再次走进大众的视野,截止4月11日,播放量已经冲到747万。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承认销售额造假20亿元人民币。瑞幸的暴雷,使得浑水两个月前的做空报告再次被网民拿出来翻阅,同时,比浑水报告晚几天发布的一个B站视频《瑞幸咖啡是如何暴打资本主义的?》也再次走进大众的视野,截止4月11日,播放量已经冲到747万。

相信热爱学习的小伙伴们在使用B站时一定会发现一个现象:首页的科普类视频越来越多。科技类、财经类、商业类、时政类等领域的严肃内容俨然成为B站的消费潮流,收视担当。外界可以发现,原来不光动漫、鬼畜、影视娱乐视频受到追捧,带有相当知识性的内容同样广受B站用户的喜爱。

什么是科普视频?

根据百度百科,“科普”是指利用各种传媒以浅显的、通俗易懂的方式、让公众接受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推广科学技术的应用、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的活动。这样的定义范围显然过于宽泛,篇幅有限,本文将主要讨论目前B站平台受众最广泛的一些知识领域。

从B站第二期“知识分享官招募令”来看,时事分析、专业知识分享、人生经验三大领域是B站目前重点培养的内容范畴,该类视频主要对具体的事件、人物、知识、技能等进行一定程度的拆解、抽象、总结和分析。其中,时事分析类的视频最受观众喜爱。

B站科普视频的历史进程

为了探究科普视频为何走俏,简单梳理一下B站科普视频的历史进程。

首先B站是有科普基础的,也从来不缺少硬核up主。以第一期特级知识分享官为例,其中最早发布科普视频的是“萝王2号”,其第一个视频“非洲芽翅螳螂饲养日常”发布于2016年11月1日。“萝王2号”是一名昆虫学研究者,发布的科普视频也以昆虫学相关内容为主。

早期的B站,尚未出圈,内容的生产和消费局限在相对小的圈子内,具备科普能力的通常是一些自然科学行业的大牛或者数码博主。社会科学领域的严肃内容相对较少,而且生产门槛较高,比如B站小伙伴最熟悉的素材大咖——分析国际局势和军事科技的局座张召忠。

人文领域视频内容爆发,巫师财经是一个无法忽略的研究对象。虽然后来被人扒出来文案抄袭、洗稿,盗用他人经历。但不管你是否喜欢他,客观上他都做到了两件事:

1)引爆了财经类科普视频;

2)降低了科普视频创作门槛。

巫师财经最关键的视频当属香港保卫战那一期,这期视频是巫师财经联合观视频工作室进行制作的,这一期视频让巫师财经出圈,让B站财经类科普视频出圈。在这之前,你很难想象在B站可以严肃地讨论金融危机、外汇期货,也绝不会想到泛娱乐平台的用户居然也会看财经视频看得津津有味。即便有其他up主做过财经类视频的尝试,但没有一个能像巫师这样带起足够的热度,巫师的爆红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于是,具备科普内容创作能力的up主纷纷跟进,推动这波人文科学领域热点话题的科普潮流。

为什么说巫师降低了科普视频创作门槛呢?巫师本人在投行其实算不上业界大牛,即便按照其最初的描述也只是具备一定从业经历,积累了一些资源的投行人,这样的人设并非高不可攀。所以就为其他内容创作者提供了一个诱人的示范:同样在一个行业里面具备一定经历、积累了一定经验,有一些自己的认知,为什么我不能把自己的知识进行输出呢?为什么我不能制作出爆款视频呢?巫师的成功客观上激励了各行业的从业人员,尤其是基层从业人员,尝试就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把从业经验、话题分析、业界轶事等给外界进行分享。

巫师之后,不得不提的一个关键人物就是“硬核的半佛仙人”,即文章开头所提及的瑞幸视频制作者。半佛是银行的风控人员,与之前的up主不同之处在于,半佛在成为up主之前已经是微信公众号和知乎知名红人,坐拥大量粉丝。在庞大粉丝量的基础上,半佛的视频具有鲜明的特征,核心逻辑+关键细节+大量流行梗+海量表情包+磁性的嗓音(?) = 爆款,能够频繁抓住B站用户的痛点,半佛一跃成为顶流up主便顺理成章。截止今日,借助瑞幸暴雷的东风,其代表作《瑞幸咖啡是如何暴打资本主义的》播放量已经飙升至747万。而半佛在B站的走红,标志着科普内容从文字时代进入视频时代。公众号、知乎、微博等文字媒体上有着大量优秀创作者和优质文章,半佛等人走红的榜样作用将会促使越来越多的文字创作者进入视频创作领域。

而最新的B站红人非罗翔老师莫属,罗翔在厚大法考讲课的视频被人搬运到B站,作为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罗翔老师凭借幽默风趣的讲解和生动形象的案例迅速走红。很快,B站邀请罗翔老师本人入驻B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粉丝量就已超过400万。

从B站科普视频历史进程盘点可以看到,巫师是投行从业人员做视频,半佛是文字媒体大V转视频创作,罗翔老师是大学教授,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行业,但都在B站吸粉无数,说到底,还是因为用户对科普视频有着广泛的需求,对知识有着根深蒂固的需求,对优质内容有着高度的认可。

用户对科普视频的需求

娱乐使人空虚,学习使人充实。其实用户对科普类内容的需求是长期存在的,只不过之前学习需求大多停留在文字内容范围之内。基本上任何一个行业的热门话题和时事热点,你都可以在知乎、微博、微信公众号上找到五花八门的解答和分析,其中不乏论据详实、逻辑缜密的优秀文章。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仅仅出于获取知识的目的,我直接去这些文字内容平台看文章就好了,为什么要来B站看视频呢?我觉得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信息维度:视频和文字相比不在一个维度上,一部百万字的小说放在txt文件里面撑死了也就10MB,而对于高清视频来说,10MB可能连开头都不够。两者所包含的信息量差距太大,阅读文章接收到的信息只有文字,而视频不仅有文字,还有画面、声音(当然在B站还有弹幕)。有些问题文字描述得再通俗易懂,可能也不如一个几秒钟的视频来的直观。

二、娱乐需求和学习需求完美结合:深度学习是痛苦的,是反人性的;浅层学习是舒适的,是愉悦的。看科普视频属于典型的浅层学习,因为资料数据收集、事物结构、逻辑分析这些前期工作up主都做掉了,观众看到的已经是成品的观点、分析,并且配有视频画面和BGM,不需要太深入的思考,也不需要过硬的专业知识。同样的,观众也不要指望在科普视频里面看到最硬核的内容,最硬核的内容只适合专业人士,如果一个程序员出身的up主在视频里聊汇编语言,大概率是不会有太多外行观众的。所以,既能娱乐自己,放松一下,又不会有多少玩物丧志的罪恶感,科普类视频简直完美契合人性。

视频类平台布局科普视频

不仅仅是B站,其他视频平台也在布局知识性内容,许多平台甚至启动得更早,当B站还在散养科普类up主让他们野蛮生长的时候,抖音、快手早已在知识内容赛道高举官方大旗了。

抖音:2019年3月21日,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部、中国科学报社、中国科技馆、字节跳动公司等五家机构在北京举行仪式,联合发起名为“DOU知计划”的全民短视频科普行动。抖音将举办“DOU知短视频科普知识大赛”,鼓励创作者拍摄知识类短视频,并为优质科普内容创作者开通5分钟长度的视频权限。而就在前几天,抖音又推出了“Dou知计划”的子项目“抖音看世界”系列科普直播。

快手:2019年11月29日,快手联合知乎发布“快知计划”,将通过流量扶持、品牌共创等利好政策鼓励更多知识创作者输出知识性内容。2019年8月份,快手领投了知乎的F轮融资,显然在外界看来充满草根气质的快手并不甘于只在下沉市场当老大,补充科普类短视频从而扩大内容版图,快手的动作相当迅速。

西瓜视频:和B站同样作为PUGV赛道的玩家,西瓜视频并没有官方推出类似B站、抖音、快手的科普内容扶持计划,但并不意味着西瓜视频不配在这一领域拥有姓名。根据Quest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战疫”专题报告》,西瓜视频春节期间最高日活跃用户达到5257万,显著高于B站。作为全内容生态的用户原创视频平台,西瓜视频有能力孵化出一定比例的科普类优质内容创作者,典型的如李永乐老师。

所谓阵地你不占领就会被敌人占领,科普视频就是几大短视频、长视频平台都不愿放弃的阵地。所以科普视频到底对视频平台有哪些价值呢?

首先科普视频是重要的内容版图,学习的需求长期存在,上文已经分析过。良好的平台生态离不开内容多样性,正如良好的自然生态离不开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内容生态是保证用户时长和使用次数的前提,如果清一色的大长腿、锥子脸,哪怕用户都是龟仙人也有看腻的一天,所以颜值、才艺、萌娃、萌宠、搞笑等等,包括科普在内,一个都不能少。

其次是政治和社会加分。你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你要工作、你要学习,但你很难理直气壮地说你要打游戏、刷抖音、玩快手,尤其是面对父母的时候。娱乐功能为主的产品在家长、老师、老板眼中都是眼中钉肉中刺,尤其当这款产品做大做强之后,免不了有好事的媒体人给扣上“娱乐至死”的帽子。所以任何一款娱乐产品都需要一些严肃内容来为自己正名,邀请各类官方账号入驻是要的,跟高校、机构合作是要的,扶持科普内容也是要的。

最后,科普视频代表一种内容消费升级的趋势,代表平台生态衍生的一个方向。消费品市场讲了很久关于消费升级的故事,我们也确实看到生活中出现在了原先并没有设想过的商品。而在精神文化层面,这样的趋势同样是显而易见的,通过怪异言行走红的网红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具备持续输出内容能力的网红才能维持粉丝量;大眼睛高鼻梁锥子脸的网红脸日薄西山,具备辨识度的面容往往更能受到网友的好评;剧情稀碎、仅靠流量明星就能收割一波票房的电影越来越少(《上海堡垒》的扑街就是最鲜明的例子),而没有大牌明星、没有知名流量明星,但是能把故事讲好,能把细节打磨好的影片反而越来越具有市场。科普视频相比于其他视频普遍具备更多的信息量,更能启发观众,在现在及未来的观众审美趣味之中,相信科普视频可以占据一席之地。

科普视频的未来

除了视频平台之外,知乎早在2017年就上线了视频功能,微博也一直有视频内容的传统,微信也在最近推出了视频号,但这些文字内容为主的平台一直以来只有零散的科普类视频,不成规模也没有官方背书,同样也没能吸引用户足够的注意力。主要原因我认为在于用户的使用习惯,只习惯在上述平台中进行文字阅读,而视频内容的创作和收看更习惯到专业的视频平台进行。文字类平台如果想要在视频内容方面有所突破,需要有长久的用户教育过程,并且能否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虽然抖音、快手早早推出了扶持科普视频的计划,但从目前的平台现状来看,知识类视频并没有获取广泛的受众,仍然局限在小众领域,缺乏持续的关注度。短视频受制于时长,大多只能进行概念性科普以及零碎的分析讨论,缺少体系化、成框架的科普内容,即便抖音放开了部分创作者的视频时长,但平台最主流受众并不习惯观看长视频。所以短视频平台在扶持科普内容创作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之相比,B站上面的科普视频可谓如鱼得水。B站的用户基本盘是年轻人,年轻人群体受教育程度高、容易接受新事物,科普视频开局就具备了良好的受众基础。就产品特点而言,B站视频长度长短不一,用户有观看时间较长视频的习惯。最重要的一点在于,B站用户具有认真思考并参与讨论的特点,良好的社区氛围有利于用户之间的和平讨论,人身攻击和引战等言论是违反弹幕礼仪及社区规范的(不管B站的出圈会导致社区氛围出现怎样的变化,但至少目前,B站的社区氛围事实上是优于绝大部分知名平台的)。所以,在弹幕和评论区中,我们都可以看到用户积极参与话题,有些甚至可以对视频内容起到补充、纠正的作用。这些因素是短视频平台暂时不具备的。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场,现有平台重视程度持续提高,窃以为科普视频将长期作为兵家必争之地,无论是以知乎、微博、微信公众号为代表的文字内容平台,还是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视频内容平台,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赛道。B站在科普视频领域暂时卡住了身位,但面对其他平台的围追堵截,需要做好长期拉锯战的准备。

-

上一篇:互联网大佬退休百态:马云活成“风清扬”、俞
下一篇:没有了